长枫采歌

一蓑烟雨任平生。|缓更中……

【沈谢】Fairy Tale(上)

拯救一下冷了一天的tag……大约是万字以下短篇……(其实我本来是想一击脱离的orz
————


秋天午后的暖光从蛛网的缝隙里穿过,给温馨的小房间镀上了一层梦幻的金色。桌上摆着一碟精致的焦糖布丁和一杯卡布奇诺,装在铁盒子里的曲奇饼干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捻起,然后从上方隐约传来了它被嚼碎的声音。

“谢衣哥哥坏!又和小曦抢吃的……”抱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兔子布偶的女孩撅起嘴不满道,“小曦要告诉哥哥,让他以后不给你做好吃的了!”

被指控的青年笑了两声,又顺走一块曲奇饼,在女孩面前晃了晃。

“这样,我偷偷给小曦吃,不要告诉哥哥好不好?”

“可是,哥哥说一天只能吃三块,要不然会变胖还有长虫牙……”女孩细细的眉毛挤作一团,看看伸到面前的饼干,又看看青年的脸,纠结地说,“是谢衣哥哥的话……应该没关系吧……”

青年见状又把曲奇饼往前送了点,女孩终于禁不住诱惑一口咬了上去。

青年笑着拍掉手上的饼干屑,起身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女孩:“漱个口再睡,不然真长了蛀牙你哥哥就得怪我了。”

女孩依言认真漱了口,抱着兔子躺了下来。青年合上可可色的碎花窗帘,两条蕾丝边角被无意地藏在交叠的影子后。房间里霎时变得昏暗,仅有一点点光透过亚麻布的经纬细腻地照明,如同一个小公主的秘密基地。他走近女孩的木床,给她盖好薄被,正欲离开时被一只小手轻轻攥住了衬衫袖口。

“哥哥还没回来么?”

“嗯。怎么了?”

“没有哥哥讲故事,小曦睡不着……”女孩犹豫地说。

青年一怔,道:“小曦中午也要听故事么?”

女孩点点头。

青年回想起他许多年前与这个女孩的初次见面。那时她常常睡一整天,只有傍晚才会苏醒一小会儿。而这几年来的午后,女孩总是撒着娇要和哥哥单独待在一起。青年最初被要求离开时有点尴尬,但也很快开解心态,不再打扰这对兄妹难得的独处时光。

“那我给小曦讲故事好不好?”

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他从床头拿起一本旧的故事书,随手翻到一个故事,就开始念:“很久很久以前……”

“停停停!”女孩打断道,“哥哥天天都给我讲这里面的故事,我都会背了。谢衣哥哥能不能讲个新的给我?”

“小曦既然听腻了,为什么不和哥哥说呢?”

“哥哥每天都很辛苦,小曦不愿让他再费脑筋想故事了……”

青年笑道:“可是谢衣哥哥也和他一样辛苦,小曦就愿意让谢衣哥哥费脑筋么?”

女孩摇头说:“不、这不一样!”

“哪里不一样?”青年不依不饶地问。

“小曦也说不上来……总之,就是觉得哥哥很辛苦很辛苦。”

青年点点头表示理解,因为他们心里都有同一个人。他想了想,干脆合上故事书,说:“今天谢衣哥哥给小曦讲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故事好不好?”

“好啊好啊!”

青年清了清嗓子,温厚的声音就如潺潺流水般倾泻而出。

“也是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小男孩——”他看一眼面前的女孩,“差不多和你一般大——从小生活在一座城堡对岸的庄园里。庄园四面环水,东西南三面各接着一座大桥,那是通往外界唯一的路。大桥上无论黑夜白昼,都有手臂一样粗的铁链围在桥头。很多穿得一样的守卫站在铁链旁,阻拦所有未经允许的人的进出。

“小男孩长到十一岁也从来没离开过庄园。事实上,整座庄园的孩子都没有离开过。有一天,趁父亲不在,他和同父异母的姐姐商量着把餐桌弄得一团糟,以吸引守卫的注意。然后他们跑到东边的桥上,从铁链底下钻过,溜了出去。

“外面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世界。街道市集、金钱货币,他们什么都不明白,不过一会儿就在人群中失散了。小男孩因为衣着华贵,连行乞都无门,甚至遭到乞丐嫌弃。”

女孩抱紧了兔子布偶,担心着这位“同龄”的小男孩的命运。

“第三天的晚上,他饿着肚子,稀里糊涂地乱走,结果看到了他每日在庄园里眺望的那座城堡。他本能地认为那个和自己家相近的地方会有食物,于是穿过一堆和他等高的杂草丛,瞎摸着到了一条幽静的小路上。

“小路的尽头是一扇华丽的门。他推开它,然后见到了一个比他稍大、长发披肩的少年。那个少年听到响动,缓缓转身。”

那真是一个,再也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的故事。

“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,小男孩一生都无法忘怀……”

—TBC—

珍爱生命,远离摸鱼_(:з」∠)_

评论(3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