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枫采歌

一蓑烟雨任平生。|缓更中……

【沈谢】桥里桥(二)

比较短的一更……
————


阴沉了几日的天终于放晴了。早晨的颜色是橙红的。久违的太阳从东边爬上来,沿着河道一路挥洒光芒,照彻了尚未苏醒的小镇,将它整个渲染成温暖而富有活力的颜色。橙红色的光辉偷偷跑进了每一个隐蔽的角落,也钻过了窗帘的缝隙,轻轻唤醒了睡梦中的谢衣。

隔壁的包子铺早早开张,散发出朴实的香味。谢衣照例买了十个,六个留在家里的餐桌上,两个提在手里带给沈夜,两个拿在手上边走边吃。

他过了两座桥,靠在河边那颗粗壮的柳树上边吃包子边等沈夜。那是镇上最年老的一棵柳树,树干如盘虬卧龙般苍劲,枝条却依旧柔软,在橙红的晨辉下偶尔稍稍摆动,闪着新生的绿。成千上万枝柳条间拉出细长的缝隙,初阳的光线将之挤满,投在谢衣的头上、脚上,以及他脚下的石砖上。

沈夜开门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。谢衣整个人都沐浴在初春的暖阳里,那双澄澈而含笑的眼睛望过来,比曦光还要动人。

“阿夜!”谢衣走到他跟前,晃了晃手里的纸袋,“吃包子吗?”

沈夜自然而然地接过。他幼年丧母,父亲工作又忙,家中自然没人替他准备早饭。他也不注意这个,便养成了习惯,稀里糊涂就伤了胃,直到初中时有一日胃疼到站不起来谢衣才发现,从此说什么也要给他带点早餐。起初沈夜还有些不好意思,谢衣便申明了好几遍只是“顺带”的“举手之劳”,再提了好几遍“十几年的交情”,沈夜才肯松口接受。

他吃着包子与谢衣边走边聊,忽见谢衣停下,抓过他的左手紧张地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沈夜这才发现他的手肘外侧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,虽然已经凝固了,但在肤色较浅的手臂上十分显眼,只是自己的角度不太容易注意罢了。

这大约是昨天找小曦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。沈夜心中估计。然而他不愿将这些糟心事说与谢衣听,便停顿了会儿,说:“……没事,不小心而已。”

谁知谢衣哪那么好糊弄,闻言便皱了眉道:“这都不肯告诉我?”

沈夜只好犹犹豫豫地把他继母的事儿和昨晚的争吵一并告诉了谢衣。谢衣听后想了想,说:“嗯……听起来你这个后妈挺不错的啊,你不如和她打好关系,为了你和小曦好,也是为了家庭和睦嘛。”

“至于吵架——”他顿了顿说,“哪家父母不吵架啊。我爸妈也经常吵。不过有了昨天这一茬,估计他们以后都会顾忌小曦了。”

沈夜停下来,逆着光看他。谢衣的语气诚挚又轻快,神情却非常认真。他的眉目间似停留有橙色光点一般绚烂夺目。谢衣有点奇怪这突如其来的注视,但更多的是不好意思,问:“干吗?”

沈夜转过头继续走路,说:“没干吗,只是好奇你什么时候这么会安慰人了。”

“那可不。我在班上可是被评为‘女生之友’,没有这点技能怎么行……”谢衣说完便觉失言,看着沈夜脸色微变忙转了话题。

那日起沈夜便依着谢衣的建议同继母渐渐改善关系。没过几周便至端午。谢衣如往年一样,一早就带了母亲提前做好的粽子往沈夜家送去。

沈夜见他来一时没反应过来,过了片刻才摸着鼻子,指了指谢衣提在手上的粽子,说:“我妈做了……”

谢衣有点尴尬,他往门内望了望,问:“沈伯伯又出去了?”

“嗯。”沈夜点点头。

两人一时无话。过了一会儿谢衣又问:“我们去满红街上玩么?他们都在那儿呢。”

“可小曦……”谢衣打断他:“不是有你妈在吗?放心好啦。”

沈夜回头看了看,还是说:“好吧。”

“他们”指的自然是同学们。满红街虽在镇西,但繁华完全不下镇中。道路因为新修过而十分平坦宽阔,且店家多是卖一些时髦的东西,很是吸引年轻的学生。

因着端午节的缘故,各家商铺都摆出了香囊售卖,门口亦高高挂起了艾草。各色香气糅杂在一起,却一点不刺鼻,反而使整条街都弥漫着草木的清香。谢衣老远就看到他的同学们。少男少女站在桥上,三三两两结成一组扯着细线,细线的另一头连着各式各样的风筝。

离珠一向与谢衣熟识,未待他上桥,便拎了一个风筝跑来,递给谢衣说:“我们这儿刚好多出一个,谢衣你要放吗?”

谢衣回头看了一眼沈夜,犹豫道:“可是我们有两个人……”

“这还不容易,你们一起放,不就行了?”

谢衣以眼神征求了沈夜的意见,见他不反对,便说了声“好吧”接过风筝。

沈夜握住风筝的中心骨向前跑了十来米,谢衣在他身后不断放线,风筝很快就飞起来了。它是大雁的形状,在空中随风上升,翱翔自由。湛蓝清澈的天与丝丝缕缕的云皆是它飞行的幕布,此刻相互映衬,画面层次丰富,令人的心也如风筝一般飞扬起来,荡漾着激动人心的快活乐趣。

沈夜已经返回来了。谢衣因为经验不足,风筝在空中几番起伏。他走上前去,从背后单手抓住谢衣手中细线的前段。

“你要看着它放,”沈夜轻声道,小心翼翼仿佛害怕惊扰了空中的大雁,“像这样,慢慢的……”

谢衣的大脑却在沈夜靠近的瞬间顿时放空。尽管沈夜与他保持了一拳的距离,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眩。他忍不住想,若是再靠近一点……

再靠近一点,沈夜的前胸就会贴住他的后背,近乎一个环抱的姿势……而沈夜比他稍微高一点点,他一说话,磁性的嗓音连同呼出的热气直钻入他的耳廓,令他浑身颤栗。

谢衣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冷静下来,沈夜的手指却与他的若有若无地触碰交缠,随即分开。还未成形的悸动转瞬即逝,徒留加速的心跳昭示着它的存在。

谢衣不记得他们到底是如何把风筝送上高空稳稳飞行的,也不记得他们是如何收了线取回风筝交还给离珠。但他记得沈夜的温度从背后清晰地传递给他,带来了他最初的情窦。

放过风筝后一路逛回去已近正午。两人在桥头道了别,然后各回各家。谢衣进门还没多久,正打算坐下吃饭,却听有人“咚咚咚”地敲开了门,是急得气喘吁吁的沈夜。

“谢、谢衣,小曦不见了!”

—待续—

小提示:关于“女生之友”那句话,谢衣认为沈夜不高兴的原因和沈夜真正不高兴的原因是不一样的哦~

有鸡和马但是下不了客户端(手动再见

我我我只是想去拍个风景而已啊!!(ノ=Д=)ノ┻━┻

评论(8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