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枫采歌

一蓑烟雨任平生。|缓更中……

【残次品】星光的加冕

不要太嫌弃这个中二的标题orz……时间为最后一个番外的几年之后。

————

星光的加冕

 

 

“静恒,你再来帮我看看,这条好还是刚刚那条?”陆必行的声音从二楼的衣帽间传来。

林静恒早就把自己收拾干净了,正拣着要带的东西,猝不及防被他第二次喊上去,无奈地揉揉眉心。

一旁的青年已经见怪不怪,主动接过林静恒手里的包:“爸,我来吧。”

林静恒点了点头,接受召唤上楼拯救纠结的陆校长去了。


林静恒打量了几秒陆校长的新领带,实在不觉得和上一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,客观地说:“其实我觉得第一条比较合适。”指的是上一回被陆必行自己否决的那条。

“不行不行,那条太严肃了,说难听点就是老气,”陆必行煞有介事地说,“我都好些年没出现在公众面前了,不能让他们觉得我老了。”

顿了顿,他又好似恨铁不成钢道:“静恒啊,你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,眼光怎么一点都没变好呢?”

林静恒眉间一抽,感觉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,强忍着骂人的冲动,不善地说:“……那你叫我来帮你看什么?”

陆必行嘿嘿一笑,倾身过来,单手撑在林静恒身后的衣橱上,熟练地耍了个流氓。

“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了,统帅。”他露出了一个自认为邪魅的笑容,虽然在林静恒眼里和傻笑没什么不同,“地球有句古话,‘为悦己者容’,不知道林将军听说过没?”

林静恒压根不吃他这一套,端着手臂说:“我知道这句话,前面有个‘女’字。”

陆必行没想到自己会被揭穿,耍赖似的把头埋在林统帅肩窝里,撒娇道:“都差不多嘛。”

他还正赖着不肯起来,个人终端却响了一声。

“是小然,催我们下去。”陆必行看着个人终端上简洁的“要迟到了”四个字,恋恋不舍地在林静恒嘴角亲了一下,转身看了一眼成堆的领带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,“唔……就这条吧。”

敬业的家政机器人按色系一条条码放好陆校长的领带,陆必行拉着林静恒的手腕往下跑……谁能想到在林统帅面前都敢肆意妄为的陆校长竟是个“儿管严”呢?


林然把目光从林静恒腰间衬衫的皱痕移开,假装没看见陆必行像只偷腥得手的猫一样的表情,心里给两位父亲送了一排省略号。

“走吧。”陆必行拎着包说。

他们今天要参加的是陆信奖的颁奖典礼。

前天是陆信将军的两百年诞辰,第八星系政府为此组织了为期一周的庆祝仪式。陆信将军对于上一代第八星系人有着特殊的意义,他们见证了这颗明星的璀璨和黯淡,又见证了他的理想被后辈们一步步高筑的艰难与困苦。即使陆信本人已经被宇宙尘埃掩埋了数十年,他所代表的自由与抗争从未在人们心中磨灭。新开设的一年一度的陆信奖,便是为了表彰为第八星系的独立做出杰出贡献的人。

机甲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——是独立军校的礼堂。这座礼堂由当年的陆必行政府全额拨款建成,虽然规模比星海学院的要大些,但它的造价却不如后者——毕竟没有六百万的星空穹顶。

由于陆校长在他的领带上耽误了太多工夫,他们进礼堂时,人差不多都已经来齐了。

林静恒摸到自己的位置坐下,低声对陆必行说:“我觉得没什么悬念了,陆必行总长,这个奖舍你其谁?”

陆必行笑着摇了摇头:“可别这么说,万一不是的话我会很尴尬的。”

虽然这么说,林静恒也知道他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。

他悄悄地越过座椅,握住了陆必行的手。


独立军校自请承办了首届陆信奖的颁奖典礼,颁奖人是从当届毕业生中选出的优秀学生代表。

陆果在后台听着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开场白,心里把刚拿到的颁奖词又打开默读了一遍。她心里浮起隐隐的喜悦,为这个获奖人感到由衷的自豪。

随着下一阵掌声响起,陆果踏上颁奖台,摆出一个自信的笑容,朗声道:“我很荣幸能站在这里,作为学生代表宣布首届陆信奖的获奖人。众所周知,陆信将军是一位……”

“你看我们家果果是不是特别有气场,该严肃时严肃,比你儿子那个闷葫芦好多了。”陆必行在台下和林静恒咬耳朵。

被无辜牵连的林然:“……”

林静恒懒得跟他说“我儿子不就是你儿子”这样的废话,嗤笑了一声作为回应,对陆校长这种幼稚的行为表示鄙夷。

说来也奇,他们家这俩孩子都是青出于蓝胜于蓝。姓陆的比陆必行还活泼,姓林的比林静恒还沉闷,弄得两位大人还得偶尔担忧他们的终身大事。

不过再怎么说,孩子都是长辈们的宝,都得放在心尖宠着。


“下面我宣布,首届陆信奖得主是——”陆果吊人胃口地延长着尾音,往下扫视了一圈,正对上林静恒的眼睛。

她偷偷眨了眨眼,从对方那里收获了一个宠溺的浅笑,才接着揭开悬念。

“……第八星系最高统帅,前任联盟上将,陆信将军的得意门生,同时也是……”她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,“……我的父亲,林静恒先生。”

台下炸开了锅,一半是因为获奖人竟不是陆必行,一半是因为这句“父亲”。

林静恒有些吃惊地挑起眉,转过头望着陆必行。后者不甚在意地摇摇头,用指腹蹭了蹭他的手心。

“去领奖吧,静恒。”

林静恒一时也拿不准他是真不在意还是假不在意,心不在焉地走向颁奖台。


林统帅一走,后面一整排陆总长的昔日同僚就热情地围了上来。

“陆总,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不告诉我们,本来还想蹭顿酒喝的!”

“是啊,这么多年了,也太不厚道了吧!”

有人认出了旁边沉默的林然:“这小子也是你们家的吧?我就说怎么这么像林统帅,还姓林。结果图兰说是你学生,我居然还信了?!”

“上次你带他来,我还担心林统帅帽子颜色不对劲,怕他发现后一怒之下炸了整个第八星系……吓得我几天没睡好觉。”

陆必行哭笑不得,还没来得及说话,这群人就已经把罪恶之手伸向了林然。他们在林静恒跟前从来不敢放肆,熊的本性压抑了多年,此刻见了林然,完全把他当作替代品来破坏。可林然偏偏继承了陆必行的文明基因,是个连“滚”字都说不出口的大好青年。

林然:“……”感觉心好累。


台上的林静恒拍了拍话筒,嘈杂的礼堂内顿时安静下来。

“我实在是很想知道,”他端详着奖杯,“我的狂热粉丝究竟给组委会塞了多少钱,才让他们把这个奖颁给我。”

礼堂内又是一片哗然。

虽然大家早就习惯了林统帅的脾气,但在这样隆重的场合讲这么政治不正确的冷笑话,怕是要上头条了。

林静恒没有理他们,顿了顿,很缓慢地说:“在我心里,有个人更担得起这个奖。作为统帅,我素来过于严苛;作为联盟上将,我终究背离了联盟;作为父亲,我也不太会照顾人……无论从哪个方面,都是他比我做得更好。

“在与外界隔绝的十几年间,在我缺席的几千个日夜里,是他引领第八星系走向正轨,是他给予了上亿空脑症患者新生,是他给这个苟延残喘的地方注入新鲜血液。”

林静恒说这话简直用尽了一辈子的脸皮,他感觉耳朵有点热,抿了下唇,继续艰难地说完:“我想邀请他……一起分享这个奖项。”

林静恒统帅公开要搞特殊化,组委会十分为难,其中有个胆子大的女孩朝台上喊:“可是这个奖不颁给陆信将军的直系亲属的啊……您没看通稿吗?”

“……”不光林静恒没看,在座的各位也都没看。

“而且陆信奖每年只颁一人……”女孩补充道。

“那又如何?”林统帅向来说一不二,锐利的目光扫过组委会那排,刚才勇敢发声的女孩瞬间被震慑了回去,不敢再说话了。

“那么,”林静恒凝望着远处的陆必行,“第八星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总长,最伟大的教育家,陆信的血脉传承人和理想继承者,我孩子的另一位父亲——陆必行先生,现在,你可以来接受你应得的荣誉了。”

摄像机早就对准了陆必行,实时投影在大屏幕上。于是在场的各位都看到了这样的画面——常年不要脸的陆总长眼眶居然有些湿润,旁边神似林静恒的青年沉默地拍了拍他的背。

林静恒在台上朝他招手。就像二十多年前,他在白银十卫的所有卫队长面前挥手,对他说:“必行,过来。”

他大步迈下楼梯,非常不文明地翻上颁奖台,拽着林静恒的手吻住了他。

大家又一次受到了惊吓,率先反应过来的娱乐新闻记者打开相机狂拍。看来林统帅先前的冷笑话上不了头条了,毕竟媒体们有了更劲爆的素材。


陆果前前后后忙了一整天,一到车上就睡着了。林然则坐在一边查看乐团新发来的乐谱,准备下个月的巡演。

林静恒一手揽着女儿,一手被陆校长强行霸占,轻声问:“刚报出我名字的那会儿,你是真的不介意么?”

“当然了,”陆必行笑答,“如果是别人我可能还不大痛快,但我怎么可能会和你争这个,静恒?你做的从来都不比我少。第八星系能认可你,我真的很开心。”

他专注而真诚的眼里像是有星辰的光芒,能驱散林静恒心里的所有阴霾。和这个人相识四十多年,林将军曾经冷若冰霜的心早就被融化成了一泓清泉。

他屈起手指摩挲陆必行无名指上的戒指——这是林统帅秘密的小动作,陆必行曾花了很久才解读出这大概是“我爱你”的意思。他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,与北京β星外初遇时分毫不差。

昔年的祸乱早已远去,留在人们心中的只剩美好的回忆。

陆果在林静恒的肩头上砸吧了一下嘴,像是做了什么美梦。


几天后,一块并排刻着两个名字的陆信奖纪念碑伫立在广场上,与陆信石像遥遥相对。

他们将同无数守护第八星系的后来者一道,在星光闪耀处,被世人所铭记。

——永垂不朽。

 

 

关于陆信诞辰的解释:原文中没有关于陆信年龄的描述,最早出现的时间点是新星历117年,当时陆信还是乌兰学院的学生(《婚礼夜话》三)。独立年元年是新星历276年,最后一个番外是独立年36年。因此陆信在最后一个番外时的年龄应该是[新星历117年他的年龄+159个新星历年+36个独立年]。而启明星公转周期比沃托长,所以陆信在最后一个番外时的年龄应该小于[新星历117年他的年龄+195个独立年],推测他按照独立年算的两百周年诞辰应该在最后一个番外之后。由于陆信入学时年龄未知,本文的时间线应该是和原文没有较大冲突的……

 

评论(5)

热度(81)